艺点儿网刘銒:让艺术品走下神坛 / 0

2012-09-20 20:21 13 来源 / 文 /

她是艺术品电商“艺点儿”的创始人,想做的是打破“圈内人作画圈内人买画”的格局,让艺术品成为大众消费品

By.艺点儿网刘銒:让艺术品走下神坛

艺点儿网刘銒:让艺术品走下神坛

  奇特的撞色,明亮却沉重,画面抽象而挣扎,刘銒忍不住跟我分享她这幅私藏的作品,作者是一个从新疆艺术学院毕业后,一直隐居在新疆的寺庙里修行参禅的男青年。她赞叹这位画家的哲学造诣,说他将来必成大师。“他的作品,我喜欢,现在不卖。”

  这话听起来不像个普通的商人。6岁开始学习画画和书法,18岁考入清华美院,这个涂着闪亮指甲的北京女孩谈论起艺术作品头头是道。可是,她今天的身份确实只是商人,“艺点儿”—艺术品线上分享交易平台—创始人。

  在北京邮电大学漫咖啡的二楼,我第一次见到了刘銒。不见北京女孩的豪爽,她轻声细语,私下里撒娇打闹,她绝对会是那种和闺蜜打枕头战的小女孩。她说:“不要叫我女强人。”而创业对她来说,真的只是个意 外。

  不安分

  8月4日下午两点,歌华大厦13层歌华设计馆,大屏幕上亮出一行字:我不要生活模仿艺术,我要生活就是艺术。“艺点儿”Beta版正式上线运营。人群中有艺术家,投资者,还有普通白领。一袭黑色连衣裙,优雅而端庄,刘銒站在他们面前问,作品好不好为什么要由画廊说了算?她偏要打破“圈内人作画圈内人买画”的格局,让艺术品走下神坛,成为大众消费品,由市场定价。

  “艺点儿”是艺术品电商,是一个艺术品线上分享交易平台。它的商业模式简洁明了:免费签约中国各大艺术院校学生和青年艺术家的作品,将作品放到网上供大众浏览、分享、购买或者租用,销售额和租金与艺术家分成,热门作品和艺术家将被推荐到画廊;未来,这里会成为新兴艺术家的发现平台,而经纪人代理模式也会随之而来。

  这样的想法,源于刘銒在纽约游学的经历。

  2010年7月4日,刘銒在纽约机场落地,刚从清华美院毕业,她获得在美国各大高校做访问学者的机会。出了机场,冲击力扑面而来,纽约的公共建筑就像雕塑品一样充满设计感,大大小小的艺术馆和美术馆让她流连忘返,身边就是对着画作现场临摹的小孩子。“你知道吗,我从小就只能对着书本临摹!”

  

艺点儿网刘銒:让艺术品走下神坛

 

  她一路来到斯坦福大学,更大的感动刺激着她。硅谷的咖啡厅里挂着一幅幅当代艺术作品,作品的边角写着创作者的名字。“既美化了环境,又给青年艺术家提供了平台,国内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氛围?”

  尽管在斯坦福大学接受了不少创业熏陶,刘始终没想过创业。回国后,她在一家金融公司做产品设计指导。互联网交互设计系毕业,注重用户体验,她的优势显而易见。可是,刘并没有获得满足感。忙碌了半年之后,她出国休假,顺便问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。

  元旦,在异国他乡醒来,刘銒漫无目的地刷新闻,其中一条吸引了她的注意:美国艺术品电商形势火爆。就在不久前,纽约曼哈顿,一个叫做Art.sy的网站在新一轮的融资中获得600万美元的投资,投资人包括谷歌CEO埃里克·施密特和传媒大亨默多克的妻子邓文迪。这个网站专注于在潜在的艺术收藏家和画廊之间搭桥,企图改变传统艺术品交易的方式。

  刘銒的激情一下子被点燃。“我有那么多优秀的画家朋友,他们缺乏和外界沟通的渠道,好作品都散落在地上,难以逃脱成为垃圾的宿命。而国内中端艺术品市场又是空白。我为何不能把Art.sy 的模式带回去?!”她向《环球企业家》杂志记者回忆起让她兴奋不已的瞬 间。

  兴奋之余,刘銒对国内外现有的艺术品线上交易平台做了仔仔细细的分析。她画了张金字塔图,塔尖上是艺术品的收藏价值,塔底是装饰价值。显然,装饰价值才是 面向大众市场的,能消耗大量的闲置艺术品。不同于Art.sy,“人们买张原创作品去装饰自己的生活空间,这才是我的目的。”就这样,产品的模样在她脑海里逐渐成 形。

  执行力

  大年初二,所有人都在忙着走亲访友,刘銒关上房门,开始埋头写商业计划书。2月底的北京,这本商业计划书传到王利杰手中的时候,已经不知道改了多少回。这个善于在互联网领域发现商机的天使投资人,成立了一个叫PreAngel的基金,专注于非常早期的产品,投少量的钱拿少量的股份,但会利用自身资源助创业者一臂之力。25岁的刘找到了军师。

  经王利杰引荐,刘銒又认识了A8音乐的创始人刘晓松,作为腾讯的天使投资人,刘晓松所获得的上千倍回报曾是圈内的一段传奇。“放手一搏,钱的事情不用操心。”这位老牌投资人同样给了刘一颗定心丸。之后,新的合伙人张巍加入。一切变得顺畅起来。

  如果以执行力论成败,刘銒绝对赢了。从创业念头萌发,到“艺点儿”beta版上线,只用了短短8个月。

  可是,创业的道路远远没有那么简单。“艺点儿”最初的联合创始人有三个,负责金融和技术的合伙人都比刘大了不少,有养家糊口的责任和压力。三月底,刘突然接到合伙人的辞职电话,对刘来说,“艺点儿”是三个好哥们共同的梦想,怎么能说散了就散了。跟记者说这个的时候,刘眼眶又红了。但她也理解同伴的苦衷,“真的是等不起了”。

  躲在好友家里痛哭了两天,睡了一觉。她问自己:舍不舍得放弃?

  得到答案,她抹了把眼泪,又出门见投资者去了。“那时候,我一天要见三个投资人。”她说自己乐此不疲。单枪匹马,刘銒既要负责产品研发,又要联系画家,还要继续寻找合伙人。3月,刘銒的记事本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安排。

  刘銒不停地被投资人追问,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爆发期,什么时候会来临。“就是现在啊。”她带着自己仅剩的三幅作品,贴上3000元的标签,站在朝阳区阜通东大街59号宜家家居门口。三天时间,三幅作品,被轮番带走,刘不无得意地问买家:“隔壁摊的画才三百块,你怎么不买啊?”“我想要原创的,那种复制品没感情。”她越发理直气壮了。

  “艺点儿”上线后第一笔订单,是一个来自广西的家庭主妇想要为新房买幅装饰品。刘銒只能遗憾地告诉她:“我们目前的经营范围还只局限在北京地区。”“那你们以后拓展业务一定要通知我啊。”刘銒留下她的联系方式,勉励自己继续为这样的热心客户努力。

  除了线上交易,“艺点儿”还开设了线下沙龙—圈里圈外。每隔一段时间,刘銒会邀请艺术家做主题演讲,拉近艺术和百姓的距离。曙光云计算中心,中国最大的超级计算机中心,也将协助“艺点儿”搭建国内首个艺术品共享云平台。届时,“艺点儿”网可以根据用户的浏览记录,推测每个人喜爱的艺术风格。

  现在,在“艺点儿”的微信群里,陌生人叽叽喳喳地发言,很多人问可不可以来“艺点儿”做志愿者。每次刘銒回到母校收画,昔日的老师和学弟学妹也都纷纷涌过来帮忙。

  “他们说,我在为青年艺术家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。其实,我只是在做一件,当年希望别人为我做的事 情。”

[1]
评论列表
{m:comment_list modelid="$modelid" catid="$catid" id="$id" limit="20"}
共0条评论
    {loop $data $v}
  • # {$v[username]} {date('Y/m/d H:i:s',$v['inputtime'])}回复

    {nl2br($v['content'])}

  • {/loop}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推荐阅读